說真的,張大魯這三個字被掛在書皮上,有點厚顏無恥,畢竟我只是幫吾友米果翻拍些舊商品,利用假日去走訪一趟永樂市場,再提供一些網誌上的照片罷了。

想了想,有有有有有,我有貢獻,我很不體諒的在Ogisan正掉入深淵沈淪中,還逼他寫序。
第一天, 我先禮貌的寫信給Ogisan,表達求序的強烈意志。
但沒回信。他去日本參加東京影展了。
隔了七、八日Ogisan回台,我親赴他辦公室,再求一次。正在為人間3劇本焦頭爛額的他,答應此事。
但看他累到爆的臉孔,實在不敢再催促。
我和米果都有最壞的打算…..
人間3第一次排練,我又直闖排練場,察言觀色後,趁著Ogisan拿起威士忌酒杯,啐飲一口時,我靠近悄聲的說:後天就要上機開印了。
Ogisan只有一句:好。
隔日,當Ogisan親口告訴我~已經寄到你信箱了
我急忙飛車回家,途中還去電米果~妳不要先睡覺喔,序已在我信箱中了,回家後馬上轉給妳。
打開信件,看到Ogisan寫的序,畫面就這樣在腦海中一幕幕的展開~~

牽引記憶 吳念真

前一陣子正在寫舞台劇的劇本,寫著寫著,竟然透過其中一個角色的嘴巴冒出這樣的一句話:是我們太老還是記性太好?不然,為什麼身體明明在今天過日子,頭殼卻老是活在過去?

事後看到這句對白、聽到演員講出這句話的時候,自己都忍不住臉紅忍不住想笑!因為這分明是自己最近經常冒出來的喟嘆。

「活在過去」總要有一些標的物的牽引,比如一首歌、一段感情、一個人物、一段遭遇….而這些東西能歷經歲月的篩濾依然鮮活必然有它的價值、或者在你生命中存在特殊的意義。
比如有一天在車陣中偶然聽到遠處飄來一首文夏先生唱的老歌,飄飄乎乎的旋律….可憐的我的青春…悲哀的命運….,整個人恍惚間就回到1967年春天的羅東聖母醫院,看到窗邊的病床上正低聲哼唱著這首歌的父親的臉,想起當天他跟我說過的話,以及那麼無奈的眼神…。然後記憶開始延伸,撲天蓋地,若非後頭車子的喇叭聲四起,我根本忘記當下身在何處、將往何處去。

翻過這一頁之後,你將看到的不但是「活在過去」甚至直到今天都還在我們身邊陪我們過日子的一些商品。
商品能成為記憶的牽引,一定有它的時代意義;而能一直存活到這個任何產品(包括偶像、政治明星)都快速替換的現在絕對有它潛在的特質。
我不知道這兩個年輕(註:我是說和我比起來)的作者最初的動機是什麼,但這本書卻給我帶來「理性與感性」上的雙重撞擊。

感性上,幾乎每一個商品都如文夏先生的歌聲般無限延伸我的記憶、重新檢視那些曾經被遺忘或著已然模糊的生命軌跡。
理性上,它似乎逼你面對一個之前從未想過的命題:如果你想在這個地方找到長久存在的意義和價值,那你該以什麼樣的態度與特質去面對每一天與每一個人?
好嚴肅哦!你也許會說。
但,的確如此。生命原本就是一件嚴肅的事。不是嗎?




聽Ogisan說話,往往耳朵聽進去的,腦中就會有畫面出現。
看完這篇序,我似乎看見Ogisan塞在車陣中,收音機中傳來文夏的歌,同時間也出現Ogisan坐在病床旁,聽著吳老先生輕吟著歌曲…


米果將捐出AP 4%的回饋金(註),博客來也將捐出每本書定價的3%給聖心教養院。
也許這筆錢,對敏道家園數千萬的工程款資金缺口,是天文數字中的小小零頭,但這是一個心意。
如果書皮上掛了張大魯可以多賣幾本書,我願意。願意無恥。

註:如果從米果的網站連結或我網誌上的連結,到博客來的網路書店,購買了此書,博客來會從售價中提撥4%的回饋金給米果。
米果決定捐出所有回饋金。
http://www.wretch.cc/blog/haomei&article_id=9560232

    全站熱搜

    anne092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